您好,欢迎访问乐彩网官网船厂网站!

乐彩网官网

4006-825-836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工程船 >

振江股份“漫浸事故”跟踪调查:责任判定报告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9-17 12:30

  自2020年7月振江股份603507股吧)(603507.SH)发布公告称“振江号”发生海水漫浸事故之后,其一举一动都备受市场投资者的关注。

  2021年1月21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前往浙江舟山实地调查了“振江号”目前的具体情况,同时采访了“振江号”所属公司——尚和(上海)海洋工程设备有限公司(下称尚和海工)董事长郑文俊。

  在调查采访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首先,“振江号”海水漫浸事故的责任判定报告还没有出来,因此保险的定损理赔还没有进行;其次,“振江号”目前的维修进度达到60%,预计今年3、4月份能够修复完成,并将在二季度恢复运营。

  汽车向东穿过屋基园隧道就来到了舟山市华丰船舶修理厂,备受投资者关注的海工船“振江号”自2020年11月初就来到这里进行维修。在2020年7月4日21点左右,“振江”号在江苏如东海域作业过程中发生海水漫浸事故,9月底的时候整个船体才抬升起来。

  2021年1月21日上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舟山市华丰船舶修理厂靠海的一个船坞边看到了“振江号”,其船底呈蓝色,船身为白色,四根高耸的桩及云梯为红白相间色,许多工人正在甲板上进行维修。

  “尽管进厂维修才两个月多一点,现在辅助部分,比如说这照明、船员休息的地方、电器漏电部分、局域网,还有通讯设备,基本上都已经修完了。”郑文俊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2021年1月底,“振江号”的整个辅助系统基本上都会修整完善。

  资料显示,2018年4月,振江股份以增资1.4亿元收购了尚和海工80%的股权,增资款项主要用于“振江号”的建造。该船是国内首座1200吨自航自升式风电安装平台,由中国船舶600150股吧)工业集团公司第七○八研究所设计研发,由武汉船机为尚和海工“量身”打造。

  对于“振江号”,不仅振江股份对其给予厚望,而且市场投资者也翘首以盼。但该船命途多舛,2020年仅工作了半年多就出现海水浸漫事故,停止运转至今。

  郑文俊表示,“振江号”目前的维修总费用还没有出来,但是采购的维修部件费用已经达到五六千万元。

  市场最关心的“振江号”海水漫浸事故的责任认定以及保险理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振江号”的保险投保单位是太平洋601099股吧)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救捞费、维修费等相关费用都在投保范围内。

  按照惯例,保险的预赔付或最终赔付需以责任判定报告出具为条件,所以尚和海工需要预先垫付救捞费等费用。郑文俊表示,这就是振江股份向尚和海工借款不超过1.5亿元的主要原因。

  “这个责任认定需要海事局报交通部来认定,虽然海事局的责任判定报告还没有出来,但是保险理赔上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的。”郑文俊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振江号”不存在订单合同违约损失,因为合同履行生效的条件是从船抵达现场时开始生效。去年7月的订单都已经完成了,在船发生事故之前刚完成上一个合同订单。如果能够获得较大金额的保险理赔,那么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应该没有什么多大损失,何况今年的海工船租金也在增加。”

  “船体的维修主要集中在船舱里面,包括弱电系统、动力系统、主推等。”郑文俊在采访中表示,“振江号”目前的维修进度有60%左右,“如果不是一些进口件的影响,维修进度会更快,主要就是动力系统的一些进口件,包括主推进口件、升降油缸等,其中有个油缸要换。”

  所谓的“主推”,就是船舶推进器,它将发动机产生的动力转变成船舶行进的推力,以克服船舶在水中航行的阻力,推动船的行进,最常见的是螺旋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振江号”的“主推系统”在武汉进行维修。

  在舟山的维修现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工人们正在加班加点地干活,由于疫情防控原因,记者没能登上“振江号”进行近距离调查采访。

  资料显示,振江股份收购尚和海工80%股权的时候签订了业绩承诺,约定尚和海工2019年至2021年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500万元、5000万元和5500万元。此后,振江股份立即变更了业绩承诺期,尚和海工只需2020年至2022年合计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不低于1.2亿元。

  “如果天气状况良好,我们一天安装一台风机是没有问题的。”郑文俊对完成业绩承诺信心十足,2021年是风电抢装年,市场上类似“振江”号这种海工船的月租金在1500万元至1800万元。“如果不是进口配套件因为疫情耽误了时间,我们的维修进度会更快。就现在来看,4月份恢复运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已经有好几家企业来找我们了解情况,但我们之前有合约还需要履行完。”

  实际上,风电的“抢装潮”很可能延续到今年年底,因为2021年是海上风电补贴的最后一年。

  天风证券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国内陆上风电装机量将较2020年下降15%-20%,但海上风电增量大概率超过50%,有望补齐陆上风电下滑的装机量,总装机量较2020年基本持平。

  即使海上风电补贴没有了,郑文俊对后续的业绩也信心十足,“这些海上风电还是需要维护的,光是维护的费用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不小的收入。”

  “我们这种海工船在海上风电的安装上属于稀缺资源,一旦恢复运营必然将带来丰厚的利润,只是外界不了解我们现在的情况。”郑文俊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振江号”上有3台吊机,“一台是1200吨,一台200吨,一台30吨,我们这个装机效率是非常快的。只要能恢复运营,海工船的订单是不用发愁的,利润更不用担心。”

  在结束采访的时候,“振江号”上的工人们还在挥汗如雨地抢修,郑文俊希望“振江号”能够尽快恢复运营,“争取3月中旬就能试航。”

上一篇:控制船舶污染:设立国际公约认可排放控制区

下一篇:启东海工船舶工业园:强化执纪监督 开创统战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