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乐彩网官网船厂网站!

乐彩网官网

4006-825-836

当前位置:主页 > 案例展示 >

以案说法:青岛法院加强产权保护优化营商环境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8-18 03:43

  2005年青岛市某管理局崂山分局与青岛某时装公司的下属企业签订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及补充协议。青岛市某管理局于2016年8月与青岛某时装公司签订《变更协议》,双方同意将合同涉及国有土地受让人调整为青岛某时装有限公司,时装公司支付土地出让金。2016年9月,崂山区不动产登记局为时装公司颁发了不动产权证书,该土地的用途为科教用地。2017年1月,青岛市规划局根据时装公司的咨询,告知其涉案协议地块位于2010年青岛市政府批复的《金家岭山规划调整批复》部分地块范围内,地块面积规划为商业用地(1.7公顷)及高等学校用地(0.63公顷)。时装公司向青岛市某管理局提出变更土地用途申请书,申请将其不动产权证项下科教用地变更登记为商业用地,并调整该土地出让金,但青岛市某管理局未予受理。时装公司因此起诉请求被告对时装公司名下宗地用途变更之合法权益履行法定保护职责,并采取补救措施。

  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青岛市人民政府已经于2010年5月作出《金家岭山规划调整批复》,将涉案土地的开发利用规划进行了调整,青岛市某管理局没有严格按照有关规定和以上《批复》的要求履行相关义务。根据《不动产登记条例》、《土地管理法》有关规定,土地的变更登记行为应为被告青岛市某管理局和崂山分局的法定职责,在其未予履行相应法定职责的情况下,时装公司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判决被告青岛市某管理局和崂山分局共同履行保护原告合法权益的职责,并依法采取补救措施。

  (三)典型意义:政府机关应当严格履行行政协议约定义务,切实保护企业合法权利

  行政协议是招商引资吸引优质资本落户当地、加强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重要途径。政府机关在履行法定职责的同时,作为行政协议的缔约方还应当全面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推进法治政府和诚信政务建设。土地出让行政协议通常涉及巨额土地出让金或建设工程成本投入,但在履行过程中因为城市发展、规划调整、政策变化等非土地受让人的客观原因,可能导致原行政协议中约定的土地规划用途发生变更。这种情况下,行政机关应当根据土地出让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切实履行法定职责和合同义务,根据客观情况及时采取补救措施,切实保护土地受让人合法利益。本案中,法院依法判决行政机关依法履职并采取补救措施,维护了行政协议当事企业的合法权利,同时强化了行政机关的依法履约意识,有力助推了法治政府建设。

  某造船厂前身为国营造船厂,拥有省级技术中心,曾建造省内第一艘最大的散货船,承担了多项重要生产任务。股东为北京某集团和青岛某集团,股份分别为78%和22%。某船舶制造公司系某造船厂的全资子公司,主要发展高新技术和高附加值民用船舶。2010年,北京某集团参与某造船厂合资改制,并完成新厂建设与迁址。由于扩张规模过大、经营不善,加之国际船舶市场持续低迷、银行风控断贷等原因,某造船厂与某船舶制造公司于2016年上半年资金链断裂,无法继续经营,严重资不抵债,同年12月6日分别向青岛中院申请破产重整。两案涉及近千家债权人,债权额高达91亿元。

  青岛中院裁定受理两案后,采取指定青岛市清算事务所、山东华信产权流动破产清算事务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为联合破产管理人的模式,在综合考量债务人管理层人员有无不良征信记录、债务人治理结构是否健全合理、重整期间的整体生产经营安排是否合理等多方面因素后,批准债务人在管理人监督下,发挥主观能动性,自行管理财产与营业事务,确保重整期间生产经营安全平稳过渡。为充分保障债权人权利,青岛中院采取程序集约,先后召开三次债权人会议,历时一年半,历经几十轮的谈判协调,最终形成了批准重整计划裁定生效后,普通债权35万元以下15日内清偿;35万元以上12个月清偿70%、6年清偿100%的选择性重整方案,并经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2018年5月14日,青岛中院裁定批准某造船厂、某船舶制造公司重整计划并终止重整程序,两案最终重整成功。第一笔35万元以下债权已于5月30日前发放完毕。

  破产重整制度是指在企业无力偿债的情况下,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保护企业继续营业,实现债务调整和企业整理,使之摆脱困境,走向复兴的再建型债务清理制度。符合国家产业政策但生产经营暂时陷入困境的企业,可以运用破产重整手段,促进生产要素优化组合,实现企业再生。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商事审判职能和重整程序作用,积极运用破产重整制度,可以推进濒临破产的企业进行优质资产重整,挽救危困企业获得再生。本案是全国债权清偿率最高的破产重整案,刷新了造船行业普通债权清偿记录。青岛中院在本案审理过程中,通过破产审判“府院联动”机制,建立由政府主导风险管控与事务协调、法院主导司法程序的一体化处理模式,协调各方利益诉求,既确保了两公司保留造船资质和军品建造平台,又保障了近千名债权人和四百余名职工的合法权益,得到了债务人、债权人、重整投资人、出资人等各方面的广泛认可,保障了生产稳定与社会稳定。

上一篇:停产!这家船厂240名员工确诊新冠

下一篇:中国造船何处去民营船厂如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