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乐彩网官网船厂网站!

乐彩网官网

4006-825-836

当前位置:主页 > 案例展示 >

福安民营船厂自述:小额订单引60家船企争抢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0-03 06:54

  实际上,船舶销售受阻成为福安船厂的共同难题。据林瑞金介绍,目前福安船厂累计共有100多艘船没有卖出,这也意味着20多亿的资金无法盘活。

  18岁的李行(化名)不无失望地走回马路,在大门外等候随叫随停的小客车。在此之前,李行从赛岐码头出发,沿着赛江一路询问过三四家船厂,都碰壁了。镇上的长者曾告诉他,赛江两岸几十家修造船厂,工作总会有的。

  作为闽东北及浙南地区曾经通往外部世界的“山海门户”,福建福安市赛岐镇航运及船舶修造历史最早可追溯到三国时期。而今,绵延上百公里的赛江沿岸连缀着四十余家船舶修造企业,船舶及相关行业的产值占到当地总产值的三分之一,赛岐也因此跻身国内三大民营船舶修造基地之一。

  “BDI指数在墙上这张表里面已经画不下去了,行业现在是二十多年以来的最低点,福安和其他造船基地一样都在低谷中煎熬着。”福安船舶行业协会秘书长林瑞金今年2月底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由于国际船市不断下探,福安船舶销售受阻,加上一些船东毁约弃船,现如今福安共计100多艘船只能停靠在赛江两岸,这也意味着20多亿资金沉淀。而目前,银行等金融机构早已将船舶制造也列入高风险行业,难获金融支持。

  然而,由于产能严重过剩,原本日益减少的新船订单引发更多的竞争,福安民营船厂困境求生之路愈发艰难。

  林瑞金表示,淘汰一些落后产能也是正常的。存活下来的可以通过兼并重组,技术升级和产能转移,在下一轮复苏中将会更强大。

  实际上,行业性的重组方案也正逐步发生。而在当地船舶行业业内人士设想中,以不同主打船型重组成集团式船厂,辅以预处理、分段制造等配套企业,将福安民营船厂整合在同一平台,提高整体竞争力。

  “大概十年前,福安船舶高峰时期,赛江两岸大小码头里停满了待建的船舶,万吨油轮、大型集装箱船应有尽有,几千吨的船更是到处都是。此前赛江几艘最大的船就是在我手上建造的。” 福建长兴船舶重工有限公司(简称“长兴船厂”)总工程师郑暹林回忆起当年赛江上的盛况依旧如数家珍。

  长兴船厂前身为1988年成立的福安赛江造船厂,2005年5月技改扩建后更名。长兴船厂曾建造了闽东第一艘铁壳船,目前形成了年产20万载重吨的船舶生产制造能力,为福安船舶业的龙头企业。

  “高峰时期,福安聚集了很多外来务工人员。船厂十几艘船一起开工,员工达到上千人,对面的饭店店主都发了财。”长兴船厂一位在职员工余涛(化名)笑称,“不过现在那个饭店早就关门了,店面也很久租不出去。”

  今年2月底,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到位于福安长岐码头的长兴船厂。初春时节,闽东的阴雨天气并不适合船厂开工,长兴船厂开阔的船坞船台内只零星耸立着两三架船骨,而两艘已完工的油轮则由于船东弃船,依旧通过绳索固定在岸边。

  郑暹林介绍,“2008年金融危机后,福安造船就开始从顶峰坠落,虽然2009年经济刺激下有所回升,但之后一直在走下坡路。”

  实际上,这位拥有数十年造船经验的工程师对经济下行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国际经济的低迷将航运、造船行业也拖入了周期性的低谷中。”

  而由于船舶行业的产能严重过剩,市场竞争愈发激烈,福安民营船企有时甚至需要直面来自多方的竞争。

  “因为石油价格低迷,日韩原先优势的钻井平台、石油运输船项目减少,也转向散货轮、客轮市场,一下就把我们的市场分走一半。国内项目,福安的民营船厂往往要和多家国企大型船厂竞争。”郑暹林表示,“去年我们参加国家海洋局的投标,仅仅一艘上百吨的海洋公务船,吸引了国内60多家船厂前来竞标,其中不乏五船重工、扬子江船业等大型造船企业。不少百强企业的国企船厂船长都是自己亲自出来竞标。”

  而在林瑞金看来,这场周期性的低谷犹如“大浪淘沙”,经过多年快速发展的福安船舶行业展现出了“韧性”,与此同时,多数民营船厂的劣势也被进一步放大。

  “首先暴露出来的一个问题是资金链的紧张。前期建造的船舶销售受阻,回笼资金困难。而目前一个造船订单,预付款仅为10%-15%,到20%的都很少。福安船厂因为客户积累、机制灵活等原因还能接到一些订单,但却难以筹集造船的资金。”林瑞金不无惋惜地表示。

  “也是因为资金的问题,福安船舶行业的技术升级改造、智能化项目进展缓慢,这些都是需要资金支持的。”林瑞金称。

  而郑暹林则坦言,“长兴的技术研发投入是按照上年利润来确定的,大概维持在利润的7%左右。近年来,由于船厂的利润空间减少,相应的研发投入也有所降低。”

  沉重资金压力下,开源截流成为福安船厂唯一选择。“船厂都在压缩成本,现在人力成本也低,管理费用降了下来。”郑暹林称。

  福安另一船舶修造企业高管表示,“近年来,一些船厂因为业务减少已经开始裁员。不像以前聚集大量外来人口,现在连福安当地劳动力都开始出现外流现象。”

  赛江发源于闽浙交界的洞宫山,自福安赛岐镇汇聚多条溪涧之水,江面豁然变宽。而流经福安甘棠镇江段因江水平缓,两岸密布数十家造船企业,长兴船厂同样也定址于此。

  “我们上下游相距几百米就有五六家船厂,对岸的船厂则更多,大大小小都有。”2月底,余涛在长兴船厂码头处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依次介绍对岸的船厂。

  然而由于江面宽阔,雾气氤氲,对岸的船厂数量难以准确计数。“很简单,基本每家船厂码头都有没卖出去的船停靠,看到船就能确定船厂地址。”余涛提醒。

  实际上,船舶销售受阻成为福安船厂的共同难题。据林瑞金介绍,目前福安船厂累计共有100多艘船没有卖出,这也意味着20多亿的资金无法盘活。

  “我们有一个项目是为新加坡建造两艘港口加油船,项目质量要求也比较高,按照美国ABS标准建造。但是受到石油价格下跌影响,新加坡方面弃船,拒不支付尾款,两艘船现在还停在我们的码头。”郑暹林无奈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此外还有厦门的一个项目,船东因为经营不善也没有来提船。”

  不过,郑暹林也明白其中苦衷,“船价的快速下跌是船东弃船的主要原因,比如一个船舶项目此前造价1亿元,预付款3000万,等提船再付剩下的7000万。但现在市场不景气,6000万就可以买一艘相同的船,最重要是船提回去也没有业务,所以弃船现象很严重。”

  对于船东造船费用的追讨,多数船企走上法律途径,但收效甚微。长兴船厂一位在职员工愤然表示,“我们和新加坡方面多次交涉无果后,向法院提出了诉讼,也赢得了官司,但对方依旧不停上诉,拖延付款。”

  实际上,除了新建造船舶被弃外,部分船主连已全额购买船舶也因为缺少业务,交予修理厂修理后便弃之不理。

  福建省闽东赛岐经济开发区申银船舶工程有限公司(下称“申银船舶”)的一位高层人士对记者表示,“我们码头上停着两艘船早已维修完毕,停靠在这里1年多时间,但船东一直没有领回去,维修费用也没有结算。停靠期间,公司需要对其进行日常护理,台风过境时还需要保证船舶的安全。”

  申银船舶成立于1990年,主要从事船舶修造、船舶拆解等业务。公司拥有8000万吨、3万吨船坞,并有万吨级船舶修理专用码头一座。

  国际船舶网介绍,申银船舶被批准成为外籍船舶维修定点企业,被福建省农业银行多次评为“AAA级信用企业”和“优质客户”,也是福安市两大支柱产业重点企业。

  然而,昔日的“信用企业”也在行业低谷时期,由于船主弃船、业务低迷等原因而陷入资金紧张的困境。

  裁判文书网显示,申银船舶与中国农业银行福安市赛岐经济开发区支行(简称“农行赛岐支行”)在2015年发生多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相关统计数据显示,申银船舶应偿还农行赛岐支行借款及利息、罚息、复利超过2000万元。

  此外,丛贸再生物资有限公司向农行赛岐支行的借款1700万元及利息,申银船舶也负有连带偿还责任。

  福安一位船舶行业资深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目前,福安造船企业资金压力主要来自几个方面,一是银行等金融机构借款,一些船企之间甚至出现联合担保的情况;二是下游设备商的货款。此外,还有部分企业卷入民间借贷中。”

  郑暹林解释,“一个项目上马,船主预付20%左右定金,而船舶耗材、设备我们都是向下游100多家供应商赊欠来的,船主的资金不到位,我们也很难支付给下游设备商。”

  裁判文书网显示,长兴船厂确认需结欠靖江市兴华船舶附件制造有限公司21.62万元货款。此外,长兴船厂还需偿还农行赛岐支行商业发票融资贴现本金1199万元及利息。

  郑暹林表示,“多数设备商都是合作多年的,现在只能一家家地协商,制定还款计划给他们。很多设备商也都理解,暂不催款,等新项目来了再合作。但是一些设备商自身也有压力,通过法律途径来追讨。”

  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数据显示,去年全国造船完工量4184万载重吨,同比增长7.1%;承接新船订单量3126万载重吨,同比下降47.9%。

  2016年开年,全国三大造船指标同比下降,船舶工业下行压力仍未减缓。1-2月份,全国造船完工420万载重吨,同比下降24.4%;承接新船订单95万载重吨,同比下降75.1%;2月底,手持船舶订单11898万载重吨,同比下降19.4%,比2015年底下降3.3%。

  在闽东第一个省级开发区——赛岐经济开发区内,林瑞金指着船舶协会墙上的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表表示,“BDI指数在这个表上已经画不下去了,行业现在是二十多年以来的最低点,福安和其他造船基地一样都在低谷中煎熬。”

  不过,林瑞金接着表示,“我们陆续还有一些订单。福安造船历史悠久,沉淀客户资源丰富,而且当地民营船厂机制灵活,与船东关系维持较好。此外,福安行业定位丰富,不只是建造BDI指数体系的三代主力船型,海洋工程船、远洋渔船、港口工程船等各种船型都有,这些船型吨位小,但同样附加值较高。”

  长兴船厂为福建最早入选《船舶行业规范企业(白名单)》的民营船企之一,内部建立了院士工作站和博士点,郑暹林表示,“近年来,我们通过技术积累调整了方向,最近中标了游艇码头项目,在建的还有渔船、港岛输进等4个项目,共计6多万产能,虽然和20万吨的产能相比还有差距,但我们还能够保持生产。”

  对于造船资金的筹集,郑暹林介绍,“新的订单,我们采取了更严格的合同条款,定制船预付款甚至到30%左右。此外也通过设备融资,引进合作基金的方式解决资金问题。”

  林瑞金则表示,“目前福安造船项目资金还是能够保障,比如通过对项目船东的征信评级,引进投资机构,采用封闭式管理办法解决订单资金。此外,还有一些政策性银行,进出口银行对船厂订单也有所支持。最困难的还是寻找新船订单。”

  而产能过剩等问题则加剧了日益减少的新船订单的竞争。当地一位船舶行业业内人士表示,“赛江两岸48家造船企业,客户进来都是这家看看,那家看看,造成价格混乱。市场火爆的时候,大家都有船造没关系,现在订单少,造价一低就更是雪上加霜。另外就是劳务市场不固定,员工各个船厂来回干,跑片场似的,也造成资源浪费。”

  “福安船厂众多但各自为战,相比江浙一带的大船厂竞争力就小一些。如果资源能整合在一起,合并成几家大厂,根据能力,每个船厂确定自己的主打船型,然后另外一些小企业只做分段、做配套,不涉及整船。这种大集团在资金链方面也能得到保障,竞争力就上去了。”上述福安船舶业内人士提议。

  林瑞金则表示:“目前环境下,一些落后产能淘汰是正常的。剩下的可以通过兼并重组,技术升级和产能转移,在下一轮复苏中将会变得更强。目前福安正在推进相关的工作,也有相关的政策推出。”

  据其透露,目前福安已经向市政府提交了一份4家民企船企合并的方案,分别为长兴、华海、天保和东海。

  “而一些困难的企业,比如说马头船厂(福安市马头造船有限责任公司),已经有一家央企正在洽谈收购以盘活资产。实际上,它的生产经营还是正常的。”林瑞金称。

  上述福安船舶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马头船厂前几年一直发展得不错,也是福安船舶行业内骨干企业之一。不过近几年业务受到邻近船厂冲击,资金链出现了比较大的问题。”

  裁判文书网显示,马头船厂2015年卷入近20起金融欠款纠纷,债权人包括农行赛岐支行、当地担保公司及十余名自然人,涉及金额超过5000万元。

  而记者获得的一份福安人民政府办公室印发的《进一步推动企业兼并重组若干措施》文件显示,将通过产业引导、改善金融服务、落实土地政策、鼓励龙头企业兼并重组、妥善安置职工等多个方面推动福安船舶企业的兼并重组。

  2月底的求职,李行最终未能如愿,无奈返回赛岐。由赛岐镇出发,经过一座跨江大桥后,福安经济特区“日正中天”的双桅帆船雕塑直映眼帘,开发区内船舶修造、电机电器商铺密集,而临街空调外挂机架上,黄色的帆船图案鳞次栉比。

  这个烙着深刻船舶印记的地方因船而兴,因船而困。如今,因船而变成为更多福安船厂的共同选择。

上一篇:番禺船厂爆炸追踪 坍塌舱盖下没有尸体(组图)

下一篇:乐彩网官网class=jsx-206732422620全球十大修船厂 舟山